译之灵笔译培训:翻译中的跨文化转换的策略

文字大小:【大】【中】【小】

打印本页 
  无论是在英语还是汉语中,都有很多文化特色浓郁的词语,尤其是许多成语、谚语、俚语、方言,其中的文化内涵特别丰富。这样的词语,或是称作“富有文化特色的词语"(culture-specific term),或是称作“文化内涵丰富的词语”(culture-loaded word)。翻译这样的词语,应该本着一个总的原则:一方面要尽可能传达原语的文化特色,另一方面又不逾越译语文化和译语读者可接受的限度。
  具体说来,对于富有文化特色的词语,可以采取以下三种策略:
  (一)移植法
  一般说来,带有异域文化特色的表达方式往往都是些形象化语言,英汉之间文化的差异,往往就体现在使用不同的形象,或相同的形象具有不同的联想意义上。保留住原文中的形象化语言,就等于为中国读者保留下了解英美语言文化的机会。同时,新鲜形象的不断引人,也有利于提髙汉文化对异域文化的解释和消化能力。因此我们主张,对于英语中文化内涵丰富的词语,但凡有可能,应尽量采取保留形象的移植译法,使之成为汉语中的“新鲜血液”。比如,英语成语teach a pig to play on a flute,
  有点近似汉语的“对牛弹琴”,但是直译成“教猪吹笛”,就会使中国读者感到耳目一新。同样的道理,成语flog a dead horse,虽然可以意译成“做无用功”,但若直译成“鞭打死马”,效果可能更好。英语谚语In the country of the blind,the one-eyed man is King,意思有点近似汉语的“蜀中无大将,廖化充先锋”,但我们前面说过这种“以土代洋”的译法是不可取的,相比之下,译成“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倒还可以接受,可远不如“盲人国里,独眼人称王”来得形象。
  下面,请看一个完整的例句:
  8. “Why not? 'Beauty lies in the lover's eyes,' as the saying goes,”Mr. Taft answered with a gentle smile.
  塔夫脱先生温和地笑道:“有啥大惊小怪的?俗话说得好:情人眼里出西施。”
  在西方人写的作品中,硬插进一个中国的典故“情人眼里出西施”,不管语义h多么对应,却犯了“文化失真”之大忌。试设想一下:如果把这句俗语直接译成“情人眼里出美人”,那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毫无疑问,这样的“移植”译法给中国读者提供了了解异国风情、欣赏原文独特表达方式的机会。所以,对于英语里带有浓厚文化色彩的词语,最佳的翻译方法,就是尽力把那文化特色忠实地传译出来。
  这种移植译法,说白了就是我们以前常说的直译法。不过,由于英汉在语言文化上的差异,有时仅仅采取直译法还不能完全达意,而必须进行一定的增补。例如,在美国中篇小说《街头女郎玛吉》中,有一句母亲骂女儿的话:
  9. An' after all her bringin'-up an' what I tol' her an' talked wid her, she goes teh d' bad, like a duck teh water.
  我生她养她,叮咛来嘱咐去,她还是去做那伤风败俗的事儿,跟鸭子下水一样有瘾头。
  照上海译文《英汉大词典》的释义,like a duck to water是个英语成语,意思是:“〈口〉像鸭人水般地;很自然地,轻而易举地”。该词典还给出一例:“take to vice like a?to water坏事一学就会”。如果上句话也采取“坏事一学就会”的译法,意思是表达出来了,但却表达得很不够味:一是不符合一个没教养的粗俗人的说话口吻,二是丢掉了“鸭子下水”这个形象的比喻,而上面所引译文在直译成“跟鸭子下水一样”之外,又补上了“有瘾头”三个字,既生动形象,又切合说话人的口吻,起到了形神皆似的效果。
  译者采取移植法的时候,还要注意吃透原文的意思,表达时切忌生搬硬套,以免引起歧义。例如:
  10. I am glad for my own sake, that he is not so black as he is painted.
  我为自己感到高兴,他并不像画的那么黑。
  “他并不像画的那么黑”是对he is not as black as he is painted的机械死译,好像有人给他画了一幅画,把他画黑了。其实,not so black as one is painted是一个英语成语,意思是“不像传说的那么坏”,因此,这句话应该译作:他并不像人们说的那么坏。
  (二)借用法
  所谓借用法,就是借用汉语现成的俗语来传译英语的俗语。这种译法主要用于两种情况:一是英语中有不少表达方式在意思和形象上同汉语的表达方式非常相似,或非常相近,我们完全可以采取“拿来主义”的办法,用这些相似或相近的汉语现成表达方式来传译。例如:a bolt from the blue――晴天霹雳,castle in the air――空中楼阁,Like father, like son――有其父必有其子,Walls have ears――隔墙有耳,Habit is second nature――习惯成自然。这些英语习语跟后面的汉语习语可谓“形同意同'将它们拿来互译,可以说是形神皆备,通顺晓畅。如果非要采取生搬硬套式的移植法,把castle in the air译成“空中城堡”,把Like father, like son译成“父亲什么样,儿子什么样”,把Walls have ears译成“墙有耳朵”,把Habit is second nature译成“习惯是第二天性”,其结果不是生硬拗口,便是令人费解,远不及借用法来得自然顺畅。
  二是英语中有许多表达方式虽然在汉语中找不到“形同意同”的对等表达方式,但却可以找到“形异而意同”的表达方式,这时也可以借用这些现成的表达方式来传译。例如:have an axe to grind 別有用心,leave no stone unturned 千方百计,想方设法,Great minds think alike——英雄所见略同,The spirit is willing,but the flesh is weak——心有余而力不足。以上四例中,前两句的形象表达无法移植,第三句若译成“有才智的人想法一致”,就会失去原文的精练之美,第四句若译成“精神上是愿意的,肉体上是虚弱的”,不仅形式有失精练,意思也不明确。
  不过,译者采取借用法的时候,有一点需要警惕:有的英语习惯说法同汉语的一些习惯说法,在形式上非常相似,但它们只是“形似而意不似”,若生搬硬套,就会弄巧成拙。如pull one’s leg跟汉语的“拖后腿”并不对等,而是“跟某人开玩笑,取笑(或愚弄)某人”的意思;eat one’s words并不是汉语的“食言”,而是“(被迫)收回前言,承认错误”;英语中表示“中性”感情色彩的Self do, self take,跟汉语带有贬义意味的“自作自受”并不对等,还是译作“自己做事,自己承担”为好。英汉之间类似这种“貌合神离”的例子举不胜举,译者一定要小心谨慎,切莫被表面现象所迷惑。
  (三)意译法
  英语中有些富有文化特色的表达方式,由于英汉语言文化的差异,既不宜于采取移植法,也难以采取借用法,而只能采取意译法。比如说,中国与英美描绘容貌美丑的用语就有差异,译者稍有不慎,就会落入陷阱。请看下例:
  11. Georgiana, the eldest, with her black ringlets, her flashing eyes, her noble aquiline profile; her swan-like neck, and sloping shoulders, was orientally dazzling.
  大小姐乔治亚娜乌发鬈鬈,双眸明亮,侧面看去,高高的鼻梁,显得颇为高贵,加上白天鹅似的柔颈,下削的玉楼,活脱脱一个令人炫目的东方美人。
  这里描写了一个颇有几分东方美人特征的西方美人,值得注意的是 aquiline—词。该词常跟nose搭配,意为“鹰钩鼻”。在英语中,人们常用an aquiline nose来烘托一个人的高贵,但在汉语中,“鹰钩鼻”往往跟阴险奸诈联系在一起。所以,我们在翻译这句话时,就要考虑到中西文化的差异,切不可将aquiline直译为“鹰钩鼻”,而要根据aquiline的形象特征,将其灵活地译作“高高的鼻梁”,就不会损害原文所描写的美女形象。
  英语中有些词语本来含有丰富的文化内涵,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演变成了一般性词语,我们在翻译这样的词语时,也不必过于“认真”地去移植,免得犯“画蛇添足”的错误。例如:
  12. He is a frugal man; the furnishings of his home are truly Spartan. 他非常俭朴,家中的陈设也像斯巴达人那样简陋。
  根据词典的释义,Spartan作为形容词,大致有两个意思,一是其本意:“(古希腊)斯巴达的,跟斯巴达有关的”(of or relating to Sparta in ancient Greece);二是其延伸意义:“简朴,节位,杜绝安逸奢侈;严于律己;举止严肃;言语简洁;刚强无畏"(marked by simplicity,frugality, avoidance of comfort and luxury, strict self-discipline, severity of manner, brevity of speech, hardihood in the face of pain or danger)。上面例句中的“他”是个现代人,自然跟斯巴达人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因此我们只能取其延伸意义。既然是延伸意义,就没有必要再把斯巴达人扯进去,说什么“像斯巴达人那样简陋”,如今的人谁能想像斯巴达人是怎么简陋呢?这句话中的truly Spartan,其实就是truly simple的意思。因此全句话还是这样翻译为好:他非常俭朴,家中的陈设真是简陋。
  总而言之,语言是传达文化信息的,因而往往含有本的文化色彩。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语言的文化内涵并非总是一成不变的,而是有浓厚淡薄之別。在不同的语言中,有些言语的“共性”大一些,民族“特性”少一些,有些言语的民族“特性”大一些,“共性”少一些。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可以把握-条原则:在“纯语言层面”,可以进行必要的归化,而在“文化层面”,则应尽量争取异化。